您现在的位置:新闻资讯行业资讯 > 南充丝绸:“严冬”中奏响“春之声”

南充丝绸:“严冬”中奏响“春之声”

作者:何青来源:南充日报社 浏览次数: 日期:2009-5-6

南充丝绸:“严冬”中奏响“春之声”

2009-05-06 00:49:33 阅读次数: 69 字数: 9074 来源:

六合集团满负荷生产。  本报记者  张莉  摄

南充丝绸:“严冬”中奏响“春之声”

本报记者  饶瀚  张亚斌

不一样的“南充丝企”
    与上世纪90年代全国丝绸企业改制、转型的行业风暴相比,眼下这场几乎袭卷全球的金融风暴显然来得更迅猛,对世界经济形势高度敏感的茧丝绸产业处境异常严峻。
    我国海关的统计资料显示,2009年1至2月,全国仅蚕丝类商品出口总量和价格,同比分别下降22.67%、23.2%。然而,比数据下滑更显敏感和惨烈的是沿海一些企业在金融危机“寒潮”中的处境。以生产经营丝绸时装礼品为主的四川美亚时装公司总经理郑胜平,年初专程到东部江浙沿海一带“探风”,目睹了这场由美国次贷危机演变成的全球金融危机给当地茧丝绸服装企业“摧枯拉朽”般袭击的景况:以丝绸、服装加工出名的浙江省湖州、萧山、桐乡等地的小丝绸服装厂大部分倒闭,以出口为主的外向型大丝绸服装企业80%停产或开工不足,桐乡市两户各有8000台平缝车的服装加工企业,都同时因订单下滑而开工不到100台机组……
    东部之行看得郑胜平“心惊肉跳”:这场危机是否会快速袭卷西部?作为中国西部唯一的“中国绸都”——南充的茧丝绸服装企业能否支撑得住?让郑胜平感到幸运的是,去年金融危机爆发至今,他所经营的以内销为主的四川美亚时装公司不但没有受挫,相反销售更旺,一季度产品销售同比增长20%。郑胜平分析增长的直接原因是:在这场金融危机中,各行业上下调研、走访更加频繁,因此礼品更畅销,企业在“危机”中找到了“机遇”。
    同样让南充籍浙江商人赵兴隆没想到的是,2003年将投资重心从浙江杭州转向南充——收购原南充丝三厂创办“德合丝绸”的他,在这次金融风暴中却免遭了“重创”:眼下沿海一带的众多丝绸企业订单减少、降薪裁员、市场萎缩时,而他在南充的“德合丝绸”不但运行平稳,还“招兵买马”扩大生产能力,仅今年初,就一口气新招了返乡农民工150人。
    “‘美亚’、‘德合’只是‘南充丝绸’的一个缩影,其它地方的丝绸都快撑不住了,唯独‘南充丝绸’是雄起了的哦!”说这话的是在丝绸行业中摸爬滚打了30余年的南充市茧丝绸行业协会会长张国洪,从他底气十足的话语中足以看到目前南充茧丝绸产业的存活状态。
    与沿海丝绸企业的“不景气”相反,作为全国四大蚕茧基地之一、十五大丝绸生产出口基地之一的城市和四川最大的丝绸工业中心——南充,其茧丝绸企业和整个产业在这场全球金融危机中却是如此“坚挺”,难道这里是风暴中的“避风港”?是未受外界影响的 “一块净土”吗?很多人都急于寻到答案。
谁拯救了“南充丝绸”?
    “我们的订单排到了8月份,机器是满负荷在运转。”在百年老牌企业——六合集团公司副总经理黄裕君一边带记者参观生产车间,一边给记者介绍生产经营状况:今年一季度,企业实现销售收入8213万元,同比增长15.7%。“老树开新花”的六合集团是南充丝绸企业改制后唯一的一个国有控股的丝绸企业,企业生产的产品包括茧、丝、绸、服装等,从剥“茧”抽“丝”到织绸,到生产服装等终端产品一应俱全,到目前,企业净资产已由改制前的3000多万元增长至7000多万元。该企业在眼下金融危机逆境中不但实现了满负荷运转,还在年初新增织机84台,一季度绸缎产、销量同比增长20万米。3月底,还新安装投入使用平缝机242台,企业年生产服装能力达250万件(套),4月全面投入使用,服装产、销量同比增长80万件(套)。
    欣欣向荣的丝绸企业何止六合集团一家,位于南充城南工业园区内的四川顺成纺织品有限公司上半年的生产订单已排满,目前正在加班加点地满负荷生产,争取按时交货。去年该企业实现销售收入1.46亿元,出口1056万美元,直接出口600万美元,从生产订单及市场行情看,今年企业销售收入、出口、直接出口预计分别达到1.8亿元、1200万美元、1000万美元……
    走进南充丝绸企业,所到之处机声隆隆,一派繁忙的景象。记者采访中了解到,目前南充规模以上的丝绸企业中,没有一家停产,没有一家裁员,没有一家降薪。
    “南充丝绸企业不是没有受到金融危机影响,而是在夹缝中坚强地生存着。”长期关注南充茧丝绸产业发展的市商务局副局长李伟分析说,从去年下半年以来的统计数据看,南充一些外向型丝绸出口企业受金融危机影响还是很大,特别是今年一季度出口明显下滑,但整个行业总体上依然呈现平稳上扬态势:2008年,南充全市丝纺服装销售收入98.5亿元,同比增长30.88%;今年1至3月,全市丝纺服装销售收入26.75亿元,同比增长38.5%。
    分析“南充丝绸”在金融风暴中坚挺的原因,业内人士普遍认为,一方面,南充近几年来将丝纺服装产业作为四大优势产业,着力扶持培育,企业有了很好的发展基础、环境和抗风险应变能力;一方面与南充丝绸占领的市场方向有关系:南充茧丝绸产品出口份额中, 50%以上是出口到非洲、印(度)巴(基斯坦)市场。而在这场危机中,印巴受影响程度相对较小,仅顺城丝绸、新立新、西充锦绣丝绸对印巴市场出口达129万美元,同比增长92%,印巴市场的坚挺带动了“南充丝绸”的坚挺;对于非洲市场,正如《人民日报》近期报道所述:“受金融危机波及,四川南充丝绸在欧美市场销售锐减,对非洲的出口却基本未受影响,市场依然坚挺……”
    南充市长叶纺织品进出口有限公司总经理袁先庚认为,从某种程度上讲,是印巴市场、非洲市场拯救了“南充丝绸”:过去苏、杭一带很多茧丝绸企业都以大量产品占领欧美市场为荣,而在这场金融危机中,却纷纷因欧美市场的骤然萧条而受到“重创”。过去因为没能抢占到大量欧美市场而曾有些许伤感的南充丝绸这在次危机中算是“因祸得福”。这场风暴使南充丝绸人更加明白了一个道理:市场不分贵贱,有需求就是“好市场”,就要用心培育。
    历经上世纪90年代全国丝绸企业改制、转型的行业“阵痛”风暴,南充茧丝绸企业尝尽了苦头,也懂得了如何善待客户与市场,目光变得长远:当近些年沿海一些丝绸企业对印巴、非洲市场不屑一顾,对出口印巴、非洲市场的产品偷工减料、以次充好“耍小聪明”时,南充丝绸企业依旧老老实实、“一丝不苟”追求产品质量,“南充丝绸”以特有的诚信品牌赢得了今天坚挺的非洲、印巴市场,最终拯救了自己。
“逆市上扬”的深层动力
    “非洲、印巴市场的坚挺并非是撑起‘南充丝绸’的全部因素。”市经委副主任秦水平认为,政府大力支持,南充丝绸企业家们全力应对金融危机,适时调整经营策略、寻找新的生路,才是今天南充丝绸能够“逆市上扬”的深层次原因。
    顺城纺织品有限公司总经理王尚雪至今记得,尽管南充茧丝绸产业一开始并未受到像沿海企业那样的冲击,但到去年底时,整个行业还是随着企业业绩受阻出现了集体“恐慌”的状况,大有“人心惶惶”之势,不是对行业前景悲观,就是担心企业命运。面对这一景况,南充市、县两级党政和行业主管部门开始了大模规深入企业鼓劲、解难,给企业以莫大支持。去年12月初,在市商务局组织下,全市茧丝绸服装企业负责人第一次集中在六合开现场会,“长叶”讲诚信赢得客户、“六合”“顺城”开拓新市场更有办法……大家互想交流生产、管理和营销经验,过去“独自保密经营”的企业家们开始“抱团应对危机”,加上政府大力扶持,企业信心倍增。
    “东部沿海一些产业在向西部转移,南充要抓住机会大力招商,承接好‘产业转移’;沿海一些企业在金融危机中倒闭,无力接一些订单,南充企业可抓住机会承接‘订单转移’。”在市、县两级政府的引导和支持下,在残酷的市场竞争与磨练中,南充茧丝绸企业家们开始有了洞察敏锐的“市场眼”和化“危”为“机”的应变能力。
    六合集团在去年上半年通过客户敏锐捕捉到“年底整个行业可能要出现波动”的信息后,一方面内部开始苦练内功抓质量,另一方面大规模走访客户增进感情,在去年底金融危机袭来时,六合集团的沿海大客户不但没有减少,却相反有增加,沿海有10余家丝纺服装企业因本地原料供货企业倒闭而新选择了“六合”,订单一笔接着一笔。据市经委初略统计,去年下半年以来,南充茧丝绸服装产业仅承接“订单转移”就达六七亿元。
    为了稳住欧美客户,长叶纺织品进出口有限公司最近出口交易的一批绸缎甚至在亏本销售,却仍然坚持满员生产。“这个时候考验的是毅力,看谁能熬到最后。如果停了生产,或放弃一个客户,今后要‘抢’回来就难了。”公司总经理袁先庚说,客户丢了就是丢了市场,生产停了是置企业于危险境地。
    以销售欧美市场为主的四川依格尔纺织品有限公司在外销市场骤然下降的情况下,一方面全力稳住原有客户,一方面通过在淘宝网上开店进行互联网销售和国内各地开办产品实物展示零售店配合等形式,千方百计扩大内销。今年1至4月,“依格尔”产品外销下滑15%,但内销增长达20%,特别是4月份以来,内销市场的产品开发、结构调整和营销开拓大见成效,订单快速增加,企业加班加点生产,产品供不应求。以质量求生存,“依格尔”还花重金购进填补省内空白的特宽幅电子提花机,丝绸提花面料生产达到国内先进水平。与“依格尔”一样,“六合”、“京华”、“佳合”等企业也在调整产品结构、提升质量、拓展市场上狠下工夫,生产出一大批6A高档生丝,竞争力大大增强。
    南充市嘉兴丝绸有限公司、阆中蚕种场等企业,还在生产经营范围向上游或下游产业链延伸,开发出了除主业之外的桑叶枕、丝绸书画、真丝绒毯、雄蛾醋等产品,甚至在桑园内因地制宜标准化种竹荪等绿色食品。以嘉兴丝绸有限公司为例,如今企业新开发的高附加值附属产品销售收入占了整个收入30%的份额。
    很多南充丝绸企业的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还道出了这样的心里话:他们对行业有信心,更多的是来自党委、政府对整个行业的发展支持。市上不但成立了专门的“丝纺服装产业推进办”,空前支持企业发展,还通过承接国家商务部实施“东桑西移”项目和南充配套实施的蚕桑“百万工程”等,大力夯实前端蚕桑基础产业,扎实推广“方格簇”等栽桑养蚕新技术,为南充丝绸工业大发展奠定了雄厚基础。据了解,到2008年底,全市桑园面积已达99万亩,桑树8亿株,良桑率达75%。
政企“同舟共济”的佳话
    在南充丝纺企业采访,听得最多的是企业家们赞美当地党委、政府与他们“同舟共济”的佳话。也难怪国家茧丝办、丝绸协会领导近期到南充复审“中国绸都”时连赞 “两个没想到”:没想到南充茧丝绸产业发展这样快;没想到南充市委、市政府这样重视和支持茧丝绸产业发展。
    细心的市商务局副局长李伟清楚记得,金融危机爆发近半年来,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分管领导和政府职能部门、行业负责人等,深入企业专题进行调研或现场办公的次数已超过了30次,是往年同期的1倍之多。其中仅市委、市政府组织的行业研讨会、专题分析会就达四五次。
    高密度的调研和现场办公背后是有力的扶持办法和举措:丝绸企业盈利能力下降,工人春节加班费由政府来出,仅此一项市政府支出100万元;为应对市场变化加大技改力度,一季度政府投入技改资金等1000万元,全年计划投入5100万元,而去年总数才1300万元;为保证整个桑、茧、丝绸、服装产业的持续、健康发展,市政府首度提出建立茧丝绸风险基金……
    正是被政府的行为所打动,在今年南充市“两会”上,25名市政协委员、企业家代表主动向全市发出了“不停产、不放假、不裁员、不减薪”的倡仪,倡仪企业努力担起社会责任,不把一些不稳定问题推向社会,得到全市茧丝绸企业响应。
    政府和企业“同舟共济”的故事与佳话无处不在演绎和流传。长叶公司总经理袁先庚告诉记者,自从受金融危机影响以来,一位市领导要求他每天都单线电话报告茧丝绸出口的价格波动行情。“除了工作时间调研,市领导甚至还在休息时间轻车简从独自到企业来了解我们的生产经营状况,他们比我们还着急。”
    “党政干部比企业老板还着急南充丝绸的发展。”这绝不是一句空话。没有谁比南充市党政部门更关心南充茧丝绸产业在这场金融危机的命运:“中国绸都”的牌子对南充来说或许还很“年轻”,但南充茧丝绸产业对南充来说却是“历史久远”,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产业,也是南充繁荣市场、扩大出口、解决就业、增加农民收入、促进城乡一体化起着重要作用的支柱产业。
    集农、工、贸、科研为一体的南充丝绸产业一头挑着工业,一头挑着农业;一头牵着80余家茧丝绸企业3万多产业工人的饭碗,一头牵着全市九县(市)、区50万养蚕农户的增收希望。要协调好两者的利益,南充的党政部门一直为此处于十分尴尬的境地:大力倡导农民栽桑养蚕,茧价高了农民高兴,但丝绸企业不高兴;可是茧价低了,企业高兴,但农民又受不了。
    兼顾两者利益,南充党政部门一直是“戴着镣铐在跳舞”:千年绸都的丝绸产业要壮大,必须有蚕桑基地为支撑,蚕农收入要增加,必须有丝绸企业的快速发展为保障,两者的利益都需维护。正是基于这样的原因,南充一直没有对外开放蚕茧市场。一方面通过大力承接国家商务部实施“东桑西移”项目和南充配套实施的蚕桑“百万工程”等发展南充蚕桑产业基础,提升蚕茧数量、质量;另一方面以合理的保护价保证企业和蚕农的利益。 今年以来,市上还3次专题进行蚕桑生产和桑、茧、丝绸综合利用开发研究,以积极应对危机,保护生产积极性。
    随着“公司+基地+农户”模式在桑、茧、丝、绸产业的深入实施, 南部养蚕大户罗先锋带头创办的先锋蚕业合作社,更开了南充蚕农联合体与丝绸企业平起平坐的“对等服务”之先河,开辟了农、企合作新路子,“先锋模式”新经验全市推广,名扬省内外,促进了南充丝绸企业茧源质量的快速提升和蚕农收入的大幅增加。
    年初“中国绸都”正式通过国家复审,为了保证南充茧丝绸企业始终处于一个良好发展的环境中,今年南充开始由政府主导大力挖掘、弘扬丝绸文化,营造积极氛围:在城南嘉陵,投资5000万元的中国西部茧丝绸交易中心目前已有5家企业入驻,以展示南充丝绸行业发展的丝绸博物馆、丝绸主题公园、丝绸大道正在抓紧建设打造;文峰围绕蚕桑丝绸打造“千年绸都第一坊”,成为一大景点。在城东高坪,都京镇刚刚获批中国“丝绸第一镇”称号,以辖区内的六合集团为首,政府拟规划通过整合资源,抱团发展,在未来几年之内,在嘉陵江边构建一个集桑、蚕、茧和丝绸文化为一体的工业旅游基地。市上规划的4000亩丝绸服装产业园,如今已建成的1000亩城南工业园区中,来自深圳等地的12户丝纺企业入驻;市上计划在适当的时候举办“中国绸都”南充丝绸文化节,进一步扩大“南充丝绸”对外影响……
    “政府与企业‘同舟共济’共进退,这给逆境中的企业发展增添了无限信心。”四川依格尔纺织品有限公司总经理汪明树介绍,正是有好的环境,该企业从小做到大,目前虽处逆境,但该企业已开始按计划实施国家立项的技术升级性大投资:2年内拟投资2.28亿元,新购置120台剑杆织机和配套后整理设备;技术革新上正与苏州大学进行项目开发,“秘密”进行着“丝绒混纺产品”等几项可能引起整个行业发生“革命性大突破”的革新性技术研究。
    同样在低谷中强势扩张的还有嘉兴丝绸公司,目前该企业新投资建设的40组“自动缫”,已有10组安装接近尾声,将于6月中旬投入生产。与此同时,该企业还与“深圳核电”达成共同投资意向:在南充投巨资新建1000台剑杆织机的丝绸企业,这在中国中西部将是绝无仅有的规模。
    “丝绸生产企业扩张和投资就是要在低谷时进入。”“这次南充丝绸‘押宝’押在印巴等低端市场押对了,那么下次如印巴、非洲市场遭遇危机时该如何应对呢?对于市场,企业应做大低端市场、盯住中端市场、放眼高端市场。”不少南充丝绸企业负责人通过在这场危机中锤炼,增强了“危机感”,更学会了把目光投向明年、后年,甚至更远,并有积极应对危机的足够信心和能力。

“南充丝绸”逆市坚挺的启示

南充茧丝绸产业在这场全球性的“风暴”中逆市上扬,表现异常坚挺,顶住了“危机”。这是偶然的“幸运”,还是长期努力的结果?引人深思,给人启示。
    南充丝绸自从上世纪90年代在全国丝绸企业改制、转型的行业风暴中“大伤元气”后,技术装备相对落后,市场竞争力相对减弱。当初对高端市场望尘莫及,只有将大量丝绸产品出口相对低端的印巴、非洲市场。没想到通过长期坚持,南充丝绸在低端市场做出了“名堂”,在这次全球经济危机中,因印巴、非洲等低端市场未受大影响而“一花独放”。
    “南充丝绸”的坚挺表现,除了市场的“偶然因素”,更因这些年来整个南充茧丝绸行业有市委、市政府的关心支持和企业的不断努力,特别是企业根据市场特点不断提升自身的生存与发展能力,为适应市场进行了大力度调整。整个行业不但有扩大、做足印巴等低端市场的“霸气”,更有盯住欧美等中、高端市场的远见和实力。
    剖析南充丝绸的发展历程,给我们许多启示。希望更多的行业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能像“南充丝绸”那样,既要有锲而不舍的韧劲,更要有预测和应对“多变未来”的能力,这样才能在国际、国内市场找到适宜自己生存、持续发展之路。

所属类别: 行业资讯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南充丝绸,依格尔